01

「腰酸背痛… 看著草皮上,滴下的汗水瞬間被烈陽蒸發掉」 明久說道,現在正是中午呢、晴朗無雲的好天氣、太陽高高掛在正中央、今天真的是非常的炎熱………

 

一旁正說著明久同學 『加油~就快到囉』,且臉上雖然也在流著汗,但精神還是一樣好的人是姬路同學,正說著小明你在不快點,我就把你的骨頭給拆掉唷!

 

露出甜美微笑 (但實際上是暴力女的是美波),至於正以帶著憂慮表情看著我的正是秀吉啊!雖然身分證上是男生,但我相信這一定只是登記時出了錯的,不 這肯定是的!還有在上頭以那幅笨蛋的嘴臉看著我的則是雄二,他是我最好的麻吉之一,也是我不論如何都會找個機會,先致它於死地的人選排行第一的人,其他還有霧島同學及工藤同學,還有盯著工藤同學服裝緊盯著裙襬的人則是悶聲色狼。

 

至於我呢,則還多帶著姬路同學跟美波的行李以及器具,可是為什麼會這麼的重呢?烤肉架也沒這種重量,她們的包包裡到底放了什麼東西,想歸想但還是努力的向上邁步著。

 

    我們目前位於山腰上,而我們的目的地就是這座山的頂端,至於為什麼會來這要說道,在試膽大會之後,姬路同學主動提出想看朝陽升起,一定會讓我們F班士氣提高的,看著這樣的姬路同學,我決定拉著雄二跟其他人一起來辦了這場登山2日遊,但這是屬於我跟姬路同學之間的秘密!

 

「小明妳自己一個人在那竊笑什麼呢?是不是有什麼好事阿?」美波突然貼近我的臉,瞇著眼睛看著我

 

「沒啦…沒什麼」要是被知道我是因為想看姬路同學的笑容才辦了這場活動,美波大概會覺得很不高興吧?甚至可能會拆掉我幾根肋骨…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就是這樣覺得。

 

「明久快一點,不然太陽下山前,我們沒辦法順利到達山頂紮營,要是因為妳一個人的原因造成的,那我可是會把你從山頂上推下去的!」明明自己身上只拿著自己跟霧島同學的行李,笨蛋雄二竟然還敢這樣說,也不想想我拿了幾人份的行李跟器具,明明都快累的走不動了,不來幫忙還說著風涼話,雄二真是令人火大啊!!!!等到了山頂我一定會馬上推你下去的。

 

「明久同學需不需要我拿一點行李,減輕你的負擔」姬路同學就是天使,我都快流眼淚了,好感動!但是不能讓姬路同學增加負擔。

 

我不由說道「沒關係啦,我可以的,姬路同學謝謝你」

 

「瑞希你不用理小明,他一個人就可以,我們還是加緊腳步趕緊上山去吧!」

 

「可是這樣子,明久同學就太可憐了,自己一個人被拋在後面」

「沒關係的,就算是用爬的小明都必須到達山頂,否則…我會讓他知道後果」美波果然是惡魔…竟然還能毫不猶豫的說出這番話來…… 我只能在心裡暗自哭泣了

 

「雄二……幫我擦汗」

 

『啊…?你在說什麼蠢話啊翔子,我才不要呢』

 

「無論如何都不要嘛?」

 

『對!!在這種大庭廣眾下、我才不要呢!』

 

「意思是如果是私下就可以?」

 

『當然不是、你這笨蛋、就算是私下我也不要做這種蠢事』

 

「雄二………就算冰冷且不會動、我也喜歡的、只要是雄二我都喜歡!」

 

『這種喜歡還真是恐怖阿翔子、況且這個已經算是病態了吧?!而且妳為什麼要突然這麼說?難道就因為我不要幫你擦汗妳就打算把我從這推下去了嘛?!哈哈哈哈…………你是開玩笑的吧翔子?』

 

「你說呢?雄二」

 

『別擺出笑臉啊!!這樣反而更恐怖了………快說妳是開玩笑的翔子』

 

「……………」

 

『別不理我啊!』

 

「……………………」『好啦!我幫你擦汗!!』

 

「雄二、真是傲嬌呢………」

 

「悶聲色狼~~」

 

『我不是什麼悶聲色狼』

 

「又來了、沒關係、悶聲色狼今天好熱噢~跟妳說哦、我啊、因為太熱了……所以、我在山下時就把內衣給脫了」

 

『………………(鼻血聲),我、我、我、不會在被妳騙的』

 

「那你要不要來檢查看看呢?」

 

『我不會做這種事的!(蹲下)』

 

「真的嘛?(我露)」『…………………………………(鼻血聲更大了?!)』

 

「哈哈哈哈哈、真是太有趣了、騙你的啦、我怎麼可能脫掉呢!」

 

『妳是惡魔………(倒在血池中)』

 

『耶?!所以這是假的嘛?!工藤同學妳竟然欺騙我純真的心靈』

 

「不然……我再彎腰一次?你自己檢查看看囉吉井君。」

 

「『好啊!!!』」

 

『小明、明久同學不可以看!!!』

 

「雄二、你也是」

 

『好痛我的脊椎骨快斷了!快住手美波,姬路同學也不要幫忙固定啊!!!』快、這時趕快看看四周有沒有能幫助我脫離苦難的。

 

「雄二……花心的男人是不對的」,看到雄二倒在地板上,摀住眼睛不停在抽動著,悶聲色狼躺在血池中(依然在流鼻血),工藤同學在旁看著好戲,秀吉正憂慮的看著,好吧……看來沒人可以幫忙了……。

 

「這樣下去到底什麼時候才可以到達目的地啊…」秀吉望著這幅混亂場景說道

一陣混亂後、我們又繼續踏上步道

 

「欸、明久妳知道這座山頂上、有個傳說嘛?」

 

『有傳說?什麼樣的傳說啊雄二』

 

「這座山頂後面還有一片森林,在那森林裡有個湖泊,聽說只要跟喜歡的人一起去那邊,就可以得到幸福的傳說」

 

『真的嘛?!雄二、妳沒騙我吧!!』

 

「當然是真的啊!我像是會騙你的人嘛?!明久」要忍住、這時候不能果斷的說出你就是像騙我的人。

 

「明久…你的表情表現出你的想法了」

 

『哈哈…為什麼會這麼好心告訴我這個傳說呢??』

 

「當然是因為,希望你能過得幸福的日子」

 

『真正的想法是?』

 

「就只是單純想拖你下水而已、翔子不知道從哪邊得到這個傳說的消息、一直想拉著我去…………… 去了、我的人生就跟著結束了……我不想結束啊!!!!!」

 

『雄二又陷入崩壞的情況了啊…』

 

「老朽認為雄二似乎越來越常崩壞掉了?」

 

『秀吉不用擔心的、只要像是用修電視的方式、狠狠往後腦勺敲下去、名為雄二的不良品就會恢復的、就像是這樣』

 

「老朽總覺得妳是以想讓雄二再也無法恢復的力道在敲打」

 

『秀吉我怎麼可能會這樣子對待雄二』

 

「不、老朽從哪個角度看都覺得是這樣」

 

『哈哈------』

 

好痛,我的後腦勺怎麼痛的,像是有人蓄意謀殺般,被用力敲打過。

 

『真可惜…竟然真的醒來了』

 

「…………………老朽不知該說什麼好了」

 

『雄二那座湖泊,除了會給人帶來幸福外,還有其它傳說嘛?』

 

「有,就是聽說那座森林似乎集合著其它無法獲得幸福的人的怨念在呢,」

 

『所以意思是---會鬧鬼?』

 

「嗯,似乎是這樣子的沒錯。」總感覺那座森林的本質,就像是F班裡的其他同學一樣--本質腐壞掉了。

 

其宗旨"以破壞其它人的幸福,為自己的幸福,將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別人的不幸之上"望著遠處的森林似乎正傳來這樣子的呼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楓夜 的頭像
楓夜

昼と夜

楓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