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惡──差一點。

 

兩手各握著暗紫金色的匕首,從外觀來看匕首本身給人古意盎然的感覺,上頭刻印著彎曲的蛇圖,仔細看蛇眼,就像有意識般,只要盯著看彷彿能把一切都吞噬掉,但可能是因為打從有意識起就使用著,如今匕首就像是我身體的延伸。

 

我看著地上,開口對著身旁的水月羊:「追著這頭魔獸追了這麼久,沒想到又被它逃走。」

 

水月羊嘆著口氣:「是啊,真的沒想到會被它逃走。」

 

從一周前我們就一直在沿海的森林中四處追尋著魔獸,設下了陷阱,本以為能成功劫殺,沒想到卻被它以蜥蜴斷尾的方式,自己把自己的觸手給切斷以此逃走,地上殘留著切斷的觸手,而從中正流淌出魔獸特有的酸液,其中帶有的酸性,使得周圍的雜草紛紛乾枯變黃,明明已經離開本體,卻還是在地上活蹦亂跳著,並繼續傷害著一切。

 

想著這次的任務可能無法完成,就令我感到十分煩躁,就這樣回去肯定會拿不到學分的,除此之外更會受到扉一頓揍,看來只好繼續追蹤下去了。

 

「繼續追下去吧,沿著它留下的痕跡。」

說話的同時,我把匕首放進黑褲的兩側匕袋中,因為就算是不小心被劃到,武器本身帶有的侵蝕效果,也會影響到自己。

 

「等等,我先把這塊土地淨化,否則這觸手汙染過的地方可能引起瘴氣。」

水月羊把手中的紅色厚書本攤開,找到其中一頁對著目標開始詠唱,只見它周圍開始凝聚元素,元素化為了金色的精靈在四處飛舞歡悅著,接著觸手徹底乾枯,化作了塵埃成為大地的一部分,而精靈也跟著消失。

 

「這樣就好了,這塊土地已經不會已經瘴氣,相反殘留的酸液毒素已經化解,其餘轉為能量溫存土地。」水月羊一臉驕傲的挺起胸膛。

 

我從右側的手機套中取出黑色智慧型手機,把目前進度傳送給扉並告訴她我們會延後任務時間,完成任務後再返回學校。

 

「晝夜你查到所在地了嗎?」

水月羊看著不停擺弄手機的我,開口問道。

 

「目前顯示它在前方10公里處,趁著它沒殘害生命我們快去。」

 

事實上,在我們追蹤魔獸前,也有前一組在追蹤,並且成功的攔截它,但沒想到它有隱藏技,因此被反殺掉,雖然沒有留下魔獸所擁有隱藏技的訊息,但留下了追蹤器在它身上。

 

「加速奔跑吧!」

我們一同跳上樹幹,不停交錯著樹木跳躍前進。

 

「真想趕快結束任務,就能休息一段時間,仔細欣賞存下的好貨了。」

水月羊一臉猥褻淫笑,就差沒流口水下來。

 

「真的想不到你這樣的蘿莉控會成為賢者。」

看著它實在很難想像,那個從小就滿口蘿莉好,蘿莉棒,蘿莉有三好,音柔體軟易推倒的傢伙,會成為道貌岸然的賢者。

 

「呵呵,為了全世界的蘿莉,我會用心學好治療好幫助它們的,哈哈啊。此身為紳士,以調教為生,鬼畜為命,其眼是為看盡童體,其鼻是為聞盡嬌香,口為宣傳其好,耳為聽其喘聲,身持指是破齊夢,使其高潮,我亦滿足,使獨自一人時亦會緬懷,離不開此身,為此世生命之道。」

水月羊一臉狂熱,不聽他口中所說就像是一位最虔誠的教徒,但從他口中所說的話語就知道他是離神最遙遠的存在,而且他越講越激動已經沒救了。

 

水月羊恢復正常後朝我說著,「我也沒料到你真的會成為刺客,而且更沒想到你會轉到台北武夜高校。」

 

「是啊,我也沒想過我會有契機轉進武夜。」

我本來的目標,只是隨便混一所,但沒想到會發生那種事,最後我為了達到我想要的目標,就必須先考進特偵體制裡的學校,借助資源。

 

雖然我們一邊聊天,但還是快速的往目標前進,目前我們身處在名為風之谷的森林,有著風之谷的好聽名稱,實際上卻是有著許多腐壞退化的巨蟲存在的地方,雖然很兇猛,但平時保持與人類河水不犯井水的平衡。

 

「就在前方了,按照計畫。」

我往手機查看,上面顯示著魔獸位置已經非常接近。

 

到達後,眼前所見的是名為闇藍章魚的可怕魔物,平時會用保護色融入周圍捕食人類,一旦被激怒皮膚會轉為亮黃色,浮現許多藍色圓環,外型雖然像是藝術品美麗,但有著非常可怕的劇毒,查照歷史過去的祖先是被稱為藍環章魚的生物,有著高爾夫球般的大小,卻能讓26個成年男人直接斃命的可怕毒素,至今也沒疫苗,而闇藍章魚高度約兩米,被扎到肯定會沒救。

 

「將結界打開。」

我朝水月羊喊道。

 

「奉獻為誓,侍奉為制,魂知其好,血為其盡,罪皆束縛,惡皆綑綁──神擁。」

水月羊攤開書本,大聲詠唱,虛空中凝聚元素形成數以百計的銀色鎖鍊,鎖鍊上刻劃各式的圖騰,最前端則是尖十字,鎖鍊往闇藍章魚身上纏繞,而它越掙扎,綁得越緊,鎖鍊前端則插入身體中心點。

 

「剩下交給你了!」

他朝我喊。

 

「侵蝕。」

我用眼睛仔細找出它的業力脈動,跳躍到上面,用匕首插進主要的脈動,侵蝕它的業力,斷絕它再次逃走的機會。

 

藍環章魚不停怒吼掙扎,但它越是這樣,鎖鍊扎的就越緊,正當我們以為就要結束之時。

 

「就是你們在攻擊我的寵物嗎。」

彷彿能讓人靈魂淨化的悅耳聲,從旁傳來。

 

「是……是我的菜啊!」

水月羊激動的噴著口水大喊。

 

不得不說眼前所見的女孩非常可愛,有著一頭烏黑亮麗的黑髮,細緻的五官,白嫩的肌膚,眼中看不到一般女生的懦弱而是有種好戰的感覺,身穿華麗的黑色哥特蘿莉服裝,手持一把黑色洋傘,從衣服伸出的手臂纖細的彷彿一用力就會破碎,而她正飄浮在空中。

 

「妳是誰?」

正常的女孩是不會出現在這裡的,而她剛才說寵物?所以控制藍環的就是眼前這個人?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兩個就要在這裡死了。」

她一臉狂傲的臉孔,充滿自信的聲音,把手中的洋傘指向我們。

 

「不知道你是誰,但是先抓住妳再讓你招。」

我擺出戰鬥姿勢,雙手持匕首,右腳踏前,左腳在後,以便能隨時應付她的攻擊。

 

「傾聽啊,咆嘯吧──嵐之狂怒。」

隨著她的話語,周圍的風開始聚起並呈螺旋狀旋轉。

 

「不好,她是嵐使,必須撤退。」

我緊張的跟水月羊破口大喊。

 

沒想到會遇到嵐使,嵐使屬於超能力者的一類,具有操縱風的能力,我屬於近戰的,雖然也稍微會魔法,但更多只是輔助用,而水月羊,主修是賢者,副修祭司,更偏輔助類,如果真不行我就留下斷後,至少要有一人把話傳回去,也難怪上一組人沒辦法成功留下訊息,看來藍環章魚身上的追蹤器也是對方故意留著,故意當作誘餌等待上鉤的獵物。

 

龐大的颶風把我們吹的快跌倒,只好半蹲著馬步,以維持好姿勢,但身旁的樹木就沒辦法,只能受到颶風摧殘,接著被連根拔起,隨著風停止,周圍已經形成大約100公尺的空地了。

 

「水月羊看來今天就是我們命終結之時了啊。」

我反而看開的朝著水月羊大笑,並趁機擺出暗號,待會在我往前突擊時,要他趕緊逃跑。

 

「哈哈,看來是沒錯了。」

但他好像沒看到我的暗號,翻開書本,並對我使著眼色,告訴我要回去就要一起回去,不論生死。

 

「如果能回去,看來要找禮物送你了。」

要找些他喜歡的送給他。

 

「是啊。」

水月羊擺出你要送我一打的眼神。

 

「你們兩個遺言講完了嗎?講不完下去以後繼續講。」

雖然聲音很悅耳,但說出的話語卻非常的惡劣。

 

「「我們會活著回去的!」」

齊聲大喊。

 

在一觸即發之際,有道聲音插進戰場。

 

「找到妳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楓夜 的頭像
楓夜

昼と夜

楓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