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酷熱之地上是誰?

是誰還在穿著黑色大衣,彷彿要把陽光的炙熱全吸在身上似。

 

可以感覺到在他周圍散發著霸氣,有著跟老鷹一樣銳利的眼神,頭上綁著象徵武士的髮結,一雙受過殘酷鍛煉的粗壯手臂從袖口露出,精實的大腿、宛如鐵柱般的脖子,黑色大衣也擋不住胸前的十二塊肌,一再顯是主人的強悍。沒錯它正是──熊貓。

 

「幹掉那隻萬惡的熊貓啊!!!」

 

目前記者所在地點,正是武術家會齊聚一堂互相較量的最高榮耀場所,天下第一武道大會,而現在在台上正受到眾人唾棄謾罵。哦不,是受到尊重與愛戴的正是本次大會的黑馬,應該說黑熊?還是黑貓的。

 

「去死吧!幹掉那隻該死的熊貓!」

周圍的保特瓶以及民眾的咒罵朝著台上鋪擁而去。

 

至於為什麼這隻熊貓會這麼受到台下觀眾如此愛戴呢。原因發生在三天前。

 

「想得到我的力量嗎?」

 

「想!」

 

「想要擁有跟我一樣結實的體格嗎?」

 

「想要!」

 

「那麼你們就拜我為師,每天為我洗衣煮飯,早晚幫我洗腳,一天三次搥背。嗯……剩下的我會在想之後會做補充。」

語畢,場面瞬間冷場。

 

「請……問請問,這裡是哪裡?」

我是一名剛出社會的菜鳥,正準備來會場看能不能遇到獨家消息,讓我能瞬間累積功績,就可以連跳三等啦。想到此不免覺得自己還真聰明,不過現在這裡是哪裡?為什麼感覺周圍的氣氛很沉重呢。

 

哈……啊,這隻熊貓可真會說笑呢。竟然打算讓人為它洗衣煮飯服侍它,周圍的群眾開始打哈哈。

 

聽到這就知道有隻熊貓,不自量力的想要人服侍它啊?

 

「可是看它的表情不像是啊!」

眼前所見的只有和藹可親,憨厚老實模樣的熊貓。但只見熊貓往四周搭訕,然後向看到獵物的眼神,朝我這走來,當我回過神時。

 

「兄弟想要跟我一樣強嗎?想的話就買我手上這本秘笈【如來神掌】。」

一副自來熟模式,手勾住我的脖子,在旁人看來就像勾肩搭背的好兄弟一樣。

 

「……」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不喜歡練掌,還是你要【北斗神拳】,或是【九陽神功】如何?該不會是要陰寒版的【九陰白骨抓】,還是喜歡自殘類的,有著愈練神功必先自宮之稱的【葵花寶典】。擔心價錢嗎,不用擔心現在一本只要二十塊,尤其現在的年輕人很努力,但又買不起秘笈,因此!上游特地加印兩萬冊,就是希望人人有功練。我們發大財,啊……最後一句話當我沒說。」

最後一句才是它的真心話吧。

「不……我只是名記者,變強什麼的不需要,又不需要上場戰鬥。」

「怎會不需要呢?如果有機會上前線採訪,當然還是需要會一兩門武術的。」

想著現在前線採訪的,似乎還會被抓住,然後拍成斬首影片上傳,供人觀看想到此就不禁打了個冷顫。

 

「好像蠻有道理的……。」

 

「對吧!」

對方一副奸商得逞的表情。

 

「可是我怎會知道你賣給我的是不是真的?何況現在秘笈真的有泛濫成這樣?」

一想到對方該不會打算隨便畫了幾張圖,圖上點著幾個動作跟穴道就想讓我付錢,想到這根本像是金光黨的詐騙方式。

 

「當然不會。」

 

「真的?」

 

「千真萬確。」

 

「那你必須先教會我一招!我才願意相信你。」

 

「哦……可以。」

 

「那就這麼決定了。」

嘿嘿,如果教不會我就把付出的錢討回來,另外告你一筆詐欺費,想到這裡真的覺得自己很聰明。何況對方沒想到自己以前曾經想習武,但被告知說是天生的廢人,不能練功,最後沒辦法只好去當記者。

 

「那先從這張圖上解釋。」

熊貓指著手中的手冊的一頁,上頭寫著想要學會神功必須先有念。這看起來好眼熟……?

 

「念……?那是什麼?」

好像聽過的字眼。

 

「念就是身體內所蘊含的能量,每個人都有念,但有的人一生都不會看見,有的人天賦異稟可以看見,更有人不但能看見,還能做應用,這種人就是大家說的超人,蝙蝠俠或是蜘蛛人。

 

「原來如此,念還真厲害。」

不免感嘆,難怪所謂的武術家都這麼厲害。不對這段解釋我也記得在哪看過,究竟是哪裡呢,快回想起啊我的腦。

 

「念有四大項,分別有纏、絕、練、發,而每一項又在各自做細分,不過你只要先學會最基本的發就可以了,剩下的你之後再看書學吧。」

熊貓擺出一臉,你很笨,所以現在只能學最最基本的。

 

「感覺非常深奧啊……。」

 

「非常博大精深,大概就像銀河系一樣寬廣。」

 

「呵……呵呵。」

突然讓人有種想放棄的感覺。

 

「那我該怎麼做?」

 

「先閉上眼,轉過身背對我。」

最近的金光黨該不會不要錢改要色了?有點擔心我的菊花殘……。

 

「我會先用我的發,瞬間打開你全身的毛細孔,你就趁這時候好好感受自己的念吧。」

 

「這樣就可以了?不會有副作用嗎?」

 

「不會哦,只是會有個微乎其微的小問題。」

 

「什麼問題?」

 

「如果連接著水塔的水龍頭開了就沒關會發生什麼事?」

熊貓忽然問起其他問題起。

 

「水會流光啊,這什麼笨問題。」

我再笨都知道這件事的。

 

「如果沒學會如何掌控念,自己把毛細孔關閉,你就會死。如何?是不是微乎其微的小問題。」

 

一陣驚愕,再來我大叫著。「這才不是什麼小問題啊!這可是我的命耶!」

我越講越激動。

 

「那個微乎其微的原因,是因為不是我的命。」

熊貓揮揮手,擺出一副關我什麼事的臉。

 

「原來我的命才是微乎其微啊!?」

看來學會念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打爆這隻熊貓。想到剛決定好學念就已經訂好目標了,不禁讓我幹勁滿滿。

 

發,過去後──

 

「呼……呼,差點就……真的。」

我的命真的差點就掛了……,都看到人生的跑馬燈在眼前,我那過去的祖宗們也站在河的對岸朝著我揮手了,跟我說到他們那我就輕鬆了,,想到工作的辛苦,買不起房子的壓力等等,真的差點就被吸引過去……。

 

「很簡單對吧!輕輕鬆鬆就能學會了。學不會的都有障礙。」

 

「……」

我剛可是瀕臨死亡了,甚至一度踏過去。

 

「現在好好感受身上的念。」

 

「我先教你個必殺技。」

 

「哦哦!第一招就學必殺技了。」

真令人感到興奮。

 

「這招就叫鼈派氣功。」

 

「這名字怎好像有類似的?」

又來了這種既是感,究竟在哪看過還是聽過。

 

「錯覺,你沒聽過『如有雷同,純屬巧合』,這句至理名言嗎?」

這句好像是抄襲時,都會出現的話語。

 

我照這熊貓的指示,站穩馬步,扭了下腰,左手在下掌心向上,右手在上掌心在下,接著大喊:「鼈…派…氣…功。」

手往前推,一股氣瞬間衝到前方,接著前方的路障就像是被炸彈炸到似,瞬間蹦的一下,炸成碎片了,但這還沒完,氣功直直往前方,繼續前進,穿透所有障礙物,最後把比賽會場轟出了個洞。

 

「這……這不是開玩笑的吧!?」

眼前所見都是我做的?少開玩笑了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楓夜 的頭像
楓夜

昼と夜

楓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