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琳雙手叉腰站在教室門口,一臉生氣的對著一腳踏進教室的杜椰咆嘯著。

 

「你為什麼會這麼不知羞恥啊!竟然同時跟五個女生交往,你難道沒所謂生為人的下限嘛!?」

 

只見杜椰不在意手指挖了挖耳朵,用看著白癡的眼神,低沉的嗓音對著杜琳。

 

「你吵不吵?這關你什麼事。」

接著一個轉身,走到自己的位置上。

 

「一大清早就聽到如此勁爆的情報啊。」

我走到杜琳旁,一邊感嘆一邊拍了她的肩。

 

「這王八蛋。」

杜琳整個氣炸,整個臉氣到紅彷彿要冒煙了。

 

「只是妳為什麼會這麼生氣?」

我不明白的問。杜椰劈腿這已經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了,只是一次五個讓人比較驚訝而已。

 

「如果一大早就有人在你家門口上演修羅場,並且都宣稱說自己才是正室!明明都解釋不知多少次了,但總是被誤會。」

杜琳語氣中帶著氣憤。

 

「難怪啊。」

這個戲碼從小開始上演,她總是莫名被捲入,明明是兩家父母私自訂下的娃娃親,沒理由自己就要遵守,她總是這樣說明,但都不被相信。

 

杜琳跟杜椰的父親從小就認識了,感情非常好,就連買房也買在一起當鄰居,並娶了對感情也是很好的姊妹花,因此聽說兩家父母從小就訂下約定,都生男的就拜把兄弟,女的就姊妹花,如果是一對男女就是娃娃親。

 

「那妳也去找個男朋友吧。」

我想了想,最後提出這個建議。

 

「我會考慮的。」

她用慎重的語氣回答,然後轉身走回自己的位置上。

 

噹噹噹­­­­­­──鐘響

 

導師打開門走了進來,手中拿著點名簿,對著全班喊著,準備點名了,大家快回位置上.班上同學就趕緊回到自己位置。

 

「晝夜,你剛跟她說什麼了?」

杜椰拍了拍我的肩問。

 

杜椰的位置位於教室最後一排靠窗的,我們分別剛好坐在最後一個跟倒數第二個,上課時常會偷偷聊天,杜琳則坐在杜椰的右邊。

 

「沒啊,我只是問她說,為什麼會這麼生氣。」

尤其這次,她氣到破口大罵了。

 

杜椰聽完理由,也沒說什麼。

 

「對了,我提議她可以找個男朋友,這樣以後你那些女友們的修羅場就不會燒到她那。不錯吧!」

我用這是個好方法的語氣說著。

 

「……」

只見杜椰聽完臉色發青一言不發,轉頭看著正認真上課的杜琳。

 

中午下課時,杜椰的周遭開始圍繞著修羅場,眾女互相爭執爭先恐嚇的搶著杜椰要跟誰回家這個話題,在旁邊收拾課本及文具的杜琳則是一副這傢伙已經徹底沒節操的鄙視眼神看著杜椰。

 

而當杜琳準備離開時。

 

「等等!」

杜椰抓著正準備離開的杜琳手臂。

 

「放手。」

杜琳用冷冰冰的眼神看著他,開口用不耐煩的口氣說。

 

「我有話跟妳說。」

此話一出周圍修羅場,目光全轉到杜琳身上打量著。竊竊私語地討論說著這就是那個娃娃親對象。

 

一旁的杜琳聽到後,直接甩開杜椰,語氣很衝的對杜椰說;「不好意思,我現在很趕,準備要去約會。」語畢。拉著我一道離開,留下一臉呆愣的杜椰及他的修羅場。

 

 我是分隔線

 這次難得內容很中規中矩,走傳統戀愛模式,不過這次只打了簡單的一個段落,不像之前打了長,有機會會藉由以後的三題坑把後續補玩的XD
各位別擔心~ 當然如果想提早看完坑,跟我說我就會盡早補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楓夜 的頭像
楓夜

昼と夜

楓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