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啊。為…為什麼……我們會淪落到這樣。袖斗」

 

「嗚……我…我也想知道阿。泰参」

我們現在所處的地方,是市區裡的一棟公寓內的一間房間內,而我們正躲在這裡頭的衣櫥中,同時這裡也是……我家。那為什麼我們會躲在這呢…。事情的起因是這樣,在每周學校都會賜給學生額外的溫書假,顧名思義就是要溫故而知新,把舊有的知識學好,主動預習新知識。當然那是認真學生的情況下。在我眼中所謂溫書假,則是把已有的『電玩再一次複習』,與『主動學習新電玩』。

 

「都怪你啦!沒事把那惡魔之誘惑帶來。」

 

「還不是你自己說想看的。」

在這假日,原本我打算先睡到自然醒,養足精神之後把沒破完的遊戲破關。可是還在睡夢中,袖斗突然打電話來說,他弄到了一直以來我都超想看的謎片,我當下馬上清醒並告訴泰参我會把50吋電視與播放機準備好就等他來!

 

袖斗一臉驚恐的看著我說道:「那現在該怎麼辦才好?」

 

「我也不知道……。一直躲在衣櫥中,遲早會被發現的。」

一想到被發現後的下場,令人感到不寒而慄。

 

當時謎片正播放中,也準備進入重點的時候。

 

叩,喀

 

疑?外頭的門怎麼會有人開呢?該不會是我忘記鎖門,快遞敲門沒回應,就先開門了?管他的。

如果此時我有反應過來,那還來的及挽回這一切……。

 

「泰参,你在做什麼呢?」

姊姊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唔啊……!?」」

回頭就看到姊姊一臉燦笑的望著我。會…會……被殺的!!被她知道我們在看謎片。

 

必須先把話題引開,再趁機把電視關掉。

 

「姊姊這時間你怎麼會在家?」

我明明就記得今天是正常上班日,姊姊怎麼會突然在家呢!?

 

「只是剛好想到或許我親愛的弟弟正在做虧心事,於是就提早回來看一下。」

這太準了吧!?這根本犯規了啊!

 

「嗯……為什麼?」

 

「什…什麼為什麼?」

緊張的情況,讓我的聲音不自覺顫抖起來了。

 

「為什麼是看蘿莉向?而不是看御姐呢,泰参。」

姊姊笑得好恐怖啊。

 

「「……!」」

 

「呵…呵……呵呵,你姊姊好愛開玩笑哦,泰参。」

袖斗滿臉害怕的對著我說。

 

不行再這樣下去了,在這樣姊姊給人的形象就是變態了,作為弟弟我必須成功扭轉剛才她說的話。

 

我滿臉汗顏的說道:「沒哦。姊姊別開玩笑了啦!其實你指的是衣服對吧!」

 

「不,我說的是【逼───】」

 

「姊姊你剛說出了什麼了!?你對清純的弟弟說出了什麼!?這樣別人會以為我是變態的啊!」

 

「可是弟弟對姊姊有妄想不是很正常的嗎?」

姐姐一臉不解的咬著嘴唇,眉頭緊皺在一塊思考。

 

「哈…哈哈,姊姊我怎麼會這麼做呢。家裡已經有姊姊,怎麼還會對姊姊妄想,

如果我真的對姊姊有妄想,那我就真的會是變態啊!」

我滿臉汗顏的說。

 

外頭天氣明明這麼嚴熱,但屋子裡氣溫頓時驟降,從姊姊的身上發出有如冰雪女王的氣息,而其周圍正圍繞著冰風暴。

「泰参,姐姐我好難過哦~」

 

「難過什麼!?」

我與滿臉莫名的袖斗對看。姊姊在難過什麼?

 

「今天我就要失去一個弟弟了啊~」

 

「…!?」

 

姊姊越笑越燦爛了,但從嘴巴說出的卻是:「現在、立刻、馬上脫光衣服。」

 

脫光什麼的是開玩笑吧!?怎麼可能會因此脫光呢。

 

「還是要馬上死呢~?」

 

不行了,姊姊是認真的……。

 

「應該會讓我們穿著四角褲吧。」

袖斗小聲的說道。

 

「不會讓你們什麼都沒有的唷。」

姊姊一臉溫柔的看著我。

 

「呼,雖然不知道姊姊為什麼生氣,但幸好還保持著理性。」

我也悄悄對袖斗回話。

 

「會讓你們在安全帽與拖鞋選一個的。」

 

「不行啊,袖斗(泰参)絕對要逃走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楓夜 的頭像
楓夜

昼と夜

楓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